忆•瞳

盯着我老叶

【粮食向】一腔热血,献与荣耀

一对三。

还有三个对手,还有百分之三十的血槽等着清空。荣耀奖杯近在咫尺,荣耀总冠军在这几秒后就将尘埃落定,整整一年的努力马上就见分晓。成功者登上辉煌的荣耀巅峰,失败者也将默默退下,湮没其他队伍中,与其他早已失去冠军争夺资格的选手别无二致。

整整一年,或者说是两年,三年,十年,无数人头破血流地去接近高高在上的荣耀奖杯,他们披荆斩棘,殚精竭虑,放手一搏,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杀开一条血路,挤到奖杯跟前,也被无情地踩开去;哪怕失败者也会堵在奖杯周围不肯散去,他们要亲眼看到自己已失去的东西落在别人手中,感受到内心的刺痛一阵清晰过一阵,才肯勉强压制住心中的不甘;到最终的两支队伍一队拽着奖杯一边的把手,拼红眼睛死不撒手——一撒手一年努力就付之东流化为泡影。

在感受到冠军奖杯尚未被接触过的冰凉把手,有谁舍得放弃?光是冠军这两个字眼都够让人为之疯狂。总有人会成为最后一个失败者跌落,成功者的荣耀总是踩着别队的尸骨得到,其他人也只不过死得有早晚之分罢了——没有多少人会去关注失败者的失败次序,世人关注的是站在领奖台上、被聚光灯照耀着、被万千双眼睛注视着的、手捧让所有职业选手垂涎的奖杯的冠军队!冠军队!

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比赛席里的叶修却并没有想那么多。

他没有去被沉重的担子压到手软,没有去被磅礴的期望填满脑子。他只知道这是一场他必须要赢下的比赛,和之前的所有比赛一模一样,不能输……也不会输。唯一有点不同的是,这或许是他在这个赛场上的最后一场比赛,他不舍得,也不想走。

一对三么?在比赛中,叶修看到的永远不是君莫笑的血量,需要清空的只是对手的。哪管自己只有百分之几的血,不被攻击到就行了。那么,无浪、一枪穿云,最后是一叶之秋,来吧!

那是英雄暮年的最后一场盛宴,就让绚烂永远绽放在荣耀的天空上,永不磨灭吧。他想,至少,我来过。

热感飞弹刺眼的白光正开始减退。热感飞弹的伤害离彻底带走无浪还差那么一点。君莫笑手腕一抖,手里剑直直地划破空气飞向正在承受伤害的无浪,他本人却头也不回地用散人专属的极速移动冲向一枪穿云。他瞟到无浪的头像已经灰了下去,转瞬就把技能一股脑地往一枪穿云身上招呼。

他不能等技能伤害全部作用在一枪穿云身上再接下一个。这会给周泽楷反击的机会——在这场比赛里,他比往常更甚,一点机会也不会给对手,哪怕只存在理论上的一点点可能。只有通过快极致的技能变幻才能万无一失。君莫笑以最短的路线击中对方,然后不等技能用老就强制取消接下一个技能,不给对方一点反应的机会。他不认为自己会掉链子。斗神,越是危急他越极致——这大概是队友和粉丝毫无保留信任的源泉。

技能的衔接和搭配套路已经烙印在他的脑海中,他耗尽心血的研究和抽空气力的练习都是为了这一刻。他甚至早已对这烟花般绽放的一刹那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他不需要准备其他后招,因为他不会失败。

强力膝袭!空绞杀!拧身,崩山击!

一枪穿云方才的一串子弹尽数打在地上,之后并没有找到反击的机会。他在君莫笑模糊的身形下根本做不出任何的判断,甚至因为连在一起的动作都看不出这是什么技能。他在僵直空隙想侥幸碰运气时总是被卡位得无从下手。

根本没有机会。

落花掌、反坦克炮、格林机枪!

一串技能衔接直接把一枪穿云掀飞。

三点五秒!一枪穿云生命清零!

接着是一叶之秋。过去的纠葛从不会让叶修挂念,把他放在最后只是战术的安排。此刻,面前的人是拦在他和兴欣通往冠军之路上的最后一块绊脚石。

君莫笑对一枪穿云的最后一击使尸体朝着一叶之秋砸去。下一刻,君莫笑已到跟前。

交叉侧步、龙牙、连突、月光斩、满月斩!

面对面前这个人,孙翔一直有一种无法消灭的挫败感。他以为有顶级角色可以赢,有好的队友可以赢,有手速可以赢,有配合可以赢,有进退可以赢,有战术可以赢。可他一直用血淋淋的事实告诉他,他还不够,其实任何人都不够。

叶修,不是现在的任何人可以匹敌的。

孙翔一直在咬牙坚持,可是他真的没有办法,使出浑身解数最终也没能有所回转。

星落!

荣耀!


久违的大字。

这两个字刚出现的一刹那其实是叶修最享受的瞬间,不管是大比赛还是小比赛。

他在赛场下和赛场上的一切布局收到成果。就像抛出一个回旋镖,画出一个大圆不偏不倚地击中目标然后回到手里,这种圆满感让他不自觉地露出笑容。他享受这种运筹帷幄的控制感,回旋镖回到手里那一刻,沉甸甸的质量让他踏实满足。

角色的胜利和操作者的荣耀在这一刻重叠,他在两个世界里穿梭时大脑产生短暂空白让他纯粹地享受胜利带来的快乐。

回到现实黑暗安静的比赛席里,他想起来这是代表着总冠军的胜利,时隔多年再次率领队友们夺冠的感觉让他熟悉,他觉得离上一次夺冠也就只有一盘棋的功夫。过往的一切简直已经不再重要,屏幕上清晰的荣耀两字已经足够填满他的心。他想,他这一年所有的付出,甚至这六七年的拼搏,没日没夜地献身于荣耀,都值了。

叶修在自己前途未卜时张罗着从网游中找到一些有潜力的玩家。所有的训练方案不得不都交给他一手制定。他有时候也会忐忑,不管怎样,他为新秀老将都争取到未来,要是有什么闪失……不可避免的失误,团队里任何一个人操作出现失误都可能使之前的一切努力付之东流。万一真的如此,他,需要承担绝大部分的冷嘲热讽。他从不看重外界的舆论,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在意。他虽能坦然面对嘉世的污蔑,但他当然希望得到的赞扬和理解多些。他不愿意枉费一年的努力,他想再拿一个冠军圆了他坎坷的职业道路。就这么风平浪静地离开,他一定不会甘心。他是队长,大部分责任他一肩挑。

多少日,他累得倒头就睡。多少日,他又辗转反侧。叶修从来都没有把这些忧虑和压力摆在脸上,他是兴欣的精神支柱,也是技术支柱、战斗主力战术核心。一切都需要他,他得又一次去做开荒一代做的事情。抢野图boss、刷副本记录、银武研究制作、拟定训练方案,一切都离不了他。

再往前,他不可避免的想起苏沐秋。他每次胜利都会似有似无地想到他。一个有顶级实力的人就这么早早被阎王爷拐走了。要是他还在,真可以弄出一个垄断冠军的战队吧!到时候联盟主席会不会气急败坏好言相劝他们分开去不同战队,增加冠军的悬念?

他很庆幸自己足够热爱荣耀,这份十年如一日的热爱支撑他走过艰难岁月,也带给他从不断绝的快乐,以及,这四个总冠军!之前所有零散的回忆全部一股脑地打包淡去,取而代之的是金光璀璨的荣耀!他数十年追求的冠军!

兴欣也是不容易啊!叶修默默感叹,一帮生拉硬凑的人一路跌跌撞撞,竟就摸了个总冠军回来。不知要让多少职业老人眼红呢。他下意识地想摸根烟点着,不过他的手却有些不听使唤,他的脑子慢一拍地想到现在的荣耀席里是禁烟的了。

唉,老了啊。他真想再这样战斗下去,拼到自己老到喘不了气的那一刻。但是,这也是……也是他的最后一场比赛。他十几年前为了荣耀任性地离家出走,两年前他本该回去,他又任性了一把。现在他如愿以偿,得到荣耀联赛里快一半的总冠军,留下永不磨灭的辉煌。他也该退下荣耀的舞台,回家,弥补这十几年给家人的落寞。

荣耀这款游戏的平台在不断扩大,一切都在朝好的方面发展,副本开发,联赛赛制,新老更替,训练方式,以及全息投影,一切都和开荒一代大不相同。开荒一代的选手早已渐渐褪去,在飞速向前奔跑的荣耀联盟身后的“荣耀历史”中留下淡淡的影子。他也将停步,在职业联盟成为过去式,但愿他是影子里最高大最明亮的一个吧。十年了,该知足了。本来可能连碰都碰不了呢。

该出去了。叶修虽然拿了联盟最多的冠军,但可还没在台上亲生接过奖杯!

叶修起身,终于走出了比赛席。

铺天盖地的闪光灯以及海啸般的呐喊和掌声差点又把叶修吓回去。怕是眼睛和耳朵都要废了……

他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直到第四个总冠军,他才亲自接受属于他的光环和祝福。

他感觉一腔热血又已沸腾。他不是为粉丝而打荣耀,但他感激粉丝的支持。在此刻,他感叹他真不是孤身一人。在台上和在台下的感觉真的不同,过去的三次夺冠他没有感受过。但这次,他在沸腾的人群中感受到他们都在为自己快乐,为自己送上最真挚的祝福。他是他们的信仰,这一刻,信仰之力没有时空的阻隔,源源不断地向他涌去。叶修感到一阵温暖,就像……久违的家的感觉。

最终,他走上了领奖台。戒指,然后是奖杯。叶修不禁一阵唏嘘,嘉世夺冠那三年,他从未亲手接过奖杯,他的队友们在台上一起举起奖杯时总是不动声色地给他留了一个位置。

奖杯已经递到他的面前,他下意识地伸手接过。当他意识到脱力的手托不住奖杯时,已经迟了……

迟了?没有。他还有兴欣的队友们。他们像早有准备一样呼啦啦地围过来,他甚至还听到方锐说了一句“我说,你就是有很多不稀罕了,也不要扔啊,我可还没有呢”。

他们一起帮他举起了奖杯。这一次,他站在中央,他终于亲手举起了奖杯!

我们是,冠军!

他过去从不注重仪式,而现在,他从这个仪式中感到前所未有的骄傲和幸福。他觉得全世界都在看着他们,手里的奖杯是宇宙的中心!这一刻时间也被染成了金色,时空为他们静止……






叶修一个人拎着为数不多的几件行李,走在回家的路上。有时候周围的环境直接影响人的思绪。反正在走在长着青苔的石板路上,老树房屋的阴影之下,他真的迫切希望一秒钟就回家。

到家以后,他却发现家里并没有人,爸妈叶秋都在上班。忽然,他听到几声嘶哑的狗叫。

“小点?”

叶修看到一只白白的大狗有些吃力地向他跑来。小点纵身一跃想扑入长年不归的主人怀里,可他没能成功,最终只是半立起身子抱住主人的腿。

叶修一阵揪心的心痛。

岁月不饶人。十几年,他从半大少年变成成熟的男人退役还家,小点从毛绒绒的一团老得跑不动,不知父母,岁月又从他们那里夺走了多少?他这个做儿子的在一家人最健壮密切的时候离开了他们,因为他,父母不知要愁白多少头发,平添多少皱纹,气掉多少寿命。还好他们过得都还好,不然要是有什么闪失,他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他抱着小点绕着宅院到处转,发现自己几年不会,有些地方他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


“奇怪了,这里怎么会有荣耀读卡器?家里没人玩荣耀吧?他们难道不该对荣耀恨之入骨?”叶修嘀咕,“亲儿子都被它拐跑了。”

他已经在家里摸摸看看了一两个小时了,看看时间离家里人下班估摸着还有两三个小时。他现在突然想去网游里转转。“万一有个野图boss什么的搭把手,兴欣才成立一年,资源缺的紧。”

他从口袋里捞出一把账号卡。大部分是他早年在嘉世创的一些破破烂烂的小号。期间还有一张让人闻风丧胆的——君莫笑。陈果坚决不肯把这张有渊源的账号卡留下。“君莫笑一身破装备有没什么好用的,千机伞关榕飞不是当初做了好几把备用吗。现在反正也没人用散人,又不差这一把伞。拿去拿去。”

抢boss用君莫笑显然不妥,保不齐要被集火攻击还有信息轰炸呢。

多久没玩战法了……他拿出一张多年前自己创的战法野号登录游戏。穿着有些破烂的战法漫无目的地在神之领域到处走着,期间避开了几个小规模的世界大战。

忽然,他的“无洞纱窗”前面跑过带着几个人的蓝桥春雪。

哟,运气这么好?随便逛逛也能遇到野图boss刷新?

于是,无洞纱窗的身形立刻变得诡异起来,悄悄尾随在蓝桥春雪一行人身后。跟踪技法纯熟,一看就知道已经经过千锤百炼。

这条路通往列屏群山,看来是75级的影子军事沙寒刷新了。

他赶快给兴欣工会去了消息,不过到场后看到一个术士已经带着一群玩家到场,放心不少。啧,消息还挺灵通的嘛。


此时才下午四点还不到。但叶父的车子已经开进了宅院。他直到中午才有空看下新闻,一下子就被叶修退役的消息填满了整个脑子。他心里十年以来对儿子的诘责早被思念冲得七零八落。一下午,他都有些魂不守舍坐立不安。

他叹了一声罢了,请了他在军方事务部门的第一个假,不到下班就急匆匆地赶了回去。

远远的,他透过窗户看见书房里似乎有光影浮动。走近一看,发现叶修正面对窗户坐着,头戴着耳麦埋在电脑前。

叶父气不打一处来,他想儿子提早赶的过来;这小兔崽子倒好,一回家就钻进书房玩电脑!到底是退役了还是没退役?

他真想进去把这崽子拎起来好好问问。但他刚走一步便越过电脑看到了一双眼睛。

那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屏幕五颜六色的光倒映在眼睛里。光影时时变幻着,但那眼神不变。从那眼神中,透露的是睿智与冷静,眼珠快速的扫动可以看出他在飞速观察思考。叶父还从未见过叶修脸上露出这么专注的神情。此刻,他眼中只有电脑屏幕里的一方小世界。没有人可以强硬地把他的心从游戏中拉出来。眼神可以传达很多东西,他百分百的专注后必是百分百的热爱。不像热恋情侣那样疯狂,而更像几十年的老夫妻之间心照不宣习以为常浸透在骨子里的爱。

叶父看的有些怔。

荣耀,他知道儿子玩的是荣耀。他私下里瞒着所有人自己偷偷了解了儿子十年的职业生涯。他看到儿子的辉煌,看到儿子的没落;看到铺天盖地的诬蔑,看到他以事实默默澄清;看到他在新闻发布会上不正经的样子,也看到他的角色让人热血沸腾的一场场比赛。

他从来都有点不以为然,打游戏就是打游戏,不是正途,是不务正业。

但现在,他看到儿子对打游戏这件事极致认真的态度。

他分明是把它当成一个职业,数十年如一日的奋斗着。他有什么错?这根本跟日夜做研究的科学家、呕心沥血的教师、苦心经营的创业者别无二致。他平时第一次问自己:我有什么资格全盘否定他的努力?不被人理解的职业会给当事人带来多少的不公平待遇?连家人都没有支持他,他又独自额外背负了多少?叶父不可避免的想起儿子刚开始从不露面的那几年。他不知道儿子不露面有多少是家庭原因,他不知道儿子山穷水尽被迫退役有多少是因为不露面失去商业价值,他不知道要是他持以默许态度会不会让儿子有更多的成绩。

他就算再外行也知道游戏刚开始发行那段时间有多艰难,拿到目前唯一一个三连冠有多不可思议,重新拉扯一支战队再次拿到冠军有多奇迹。而且,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十五岁刚离家出走没有收入的少年那杳无音信的两年是怎么过的。儿子的辛苦,有多少是家庭,其实也就是他的固执造成的?

儿子已经变得让他有些认不出了。身上若有若无的气质和气场让他欣慰,尤其是现在:

“一队二队,一点钟方向。”

“五队迂回。”

“远程进攻,逆时针走位。”

“牧师看好血。”

“骑士上前三个身位格。”

“中路?中路交给我,三队四点钟方向斜插。”

“枪炮师顶住。”

“老魏,愣着干什么?精英队还要我指挥吗。”

……


叶父轻轻推门进入,戴着耳机忙着指挥的叶修并未察觉。

叶父看到儿子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娴熟的飞舞着,带起一片残影。鼠标复杂地甩动,屏幕切换快地让他什么也看不清,只是零乱地看见一片片人影和光影,不一会就有些头晕眼花了。叶修还在不停地指挥着,一会儿功夫,他看到叶修的动作静止了,他也终于可以看清屏幕上的画面。屏幕上方的系统公告刷新“:恭喜兴欣公会成功击杀野图boss影子军事沙寒”。

他从侧后方看到叶修嘴角上扬了一下,然后停顿了一下,操纵着角色就要走。屏幕因视角的转换变暗了。于是,叶修从屏幕上看到了自己的脸,以及……后面什么时候站了个人???


叶修迟迟疑疑地摘下耳机,战战兢兢地回头,沉稳冷静的气质散了个干净:“……爸?”

他做贼心虚般地望了老头子一眼,却意外地没从老头子脸上看到任何愤怒的表情。这跟他的预料完全不一样!

爸老了。白发添了不少,皱纹也爬的越来越多。面孔五官的轮廓依旧棱角分明。岁月带走了一个严厉威严的父亲,还给他一个表情复杂的老人。

不知道老头子这几年过的怎么样。但愿,能跟过去一样吧。虽然这是不可能的。父亲不善言表,但儿子心如明镜。

这么多年,老头子的威风尚在。看两人都不说话,叶修试探着开口道:“爸,你怎么回来的那么早?我……”唉,怎么解释呢?从来都是垃圾话张口就来的叶神居然也有卡壳结巴的那一天。

叶父突然说:“你打两盘给我看看吧。耳机拿掉。”

叶修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你那个QQ一直在跳,没有要紧事?”

叶修只好点进去看看,其实不看也知道是职业选手群在讨论他退役的事情。他不太想去解释,于是一直任由它响着。

估计都有999+了吧。

刚点进去就看到一堆人在@他。刷新速度太快他只好把进度条拉一拉才能看。他自己倒是扫两眼就能知道个大概,关键是身后还站着一尊大神,到时候他以为自己是在敷衍可怎么办?


夜雨声烦:@君莫笑@君莫笑@君莫笑 老叶老叶你快出来我知道影子军师那边是你指挥的为什么要退役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去“兴师问罪”房间密码sbpksbpk快点快点

王不留行:@君莫笑 快点去,我们都在

风城烟雨:@君莫笑@君莫笑 同上

百花缭乱:@君莫笑 你怎么说退役就退役?兴欣怎么也不死命拦一下啊?去房间赶紧的!

索克萨尔:@君莫笑 我们有很多问题要问你

大漠孤烟:@君莫笑 去。


……别无选择啊。他拔出战法的账号卡,换上了君莫笑。插卡登录的一刹那他小爆手速关闭了消息通知。还好角色原来就停放在竞技场,要是在荒郊野外不知道要费劲折腾多久。

他刚进入房间,音响就像炸了一样轰的传出一堆声音。要是只有他一个人他肯定是关静音了,可是……他把音量调小。

嗯,随便挑个人PK一把顺便糊弄过去算了。他忽略了公共频道里已一种惊人速度刷着的“叶修你为什么要退役”,挑选着对手。

他偷偷瞟了一眼老头子,心想:最好胜率大点。

不过其实对每个人胜率都过一半的吧。

他先看了一眼房主,发现是夜雨声烦后果断放弃了黄少天,开玩笑,他自己做房主就别指望偷偷禁掉语音了,嗯,老年人的耳朵需要保护。那么,张佳乐也算了吧。对了,王大眼也不行,跟我打他肯定解封魔术师打法,一样伤眼。索克萨尔嘛,感觉有点欺负人,还是算了。流氓盗贼或是猥琐流什么的都得排除,避免踩雷。兴欣公会、女选手都排除。他不太想跟神枪手打,也不太想打一叶之秋……

那么……

“老韩,打一局呗。”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靠靠靠老叶你厚此薄彼啊为什么不选我剑圣?我要求和你PKPKPKPKPKPK!

叶修选择性无视黄少天的废话。进入了地图。

擂台场。

大漠孤烟却没有动。

“为什么要退役?”

“回家啊。”

“回家一样可以打。”

“诶,我一直在这堵着,你们还拿不拿冠军了?”

公共频道又疯狂地刷了起来,主要是百花缭乱和夜雨声烦。

大漠孤烟冲了上去。

拳法家每一招都虎虎生风,直逼君莫笑。虽然擂台空间小,但君莫笑并没有被卡位卡死,凭借散人层出不穷的移动技能。极短攻击距离的拳法家没法很好地控制住他。今天的韩文清状态很好,好几分钟过去了,攻防依旧滴水不漏。不可能永远没有破绽,没有破绽其实全身都是破绽。他慢慢往上提速,刚好卡在韩文清的手速上限那里。

背心斩首术!君莫笑突然又提了一点速度。大漠孤烟反应差了一点点。

散人快打!

龙牙!落花掌!反坦克炮!拔刀斩!娴熟的技能搭配流畅的使出。

又是一种新的套路。哪怕各个战队已经进行过专门的针对散人快打的训练,但只有身入局中才能切身体会到压迫感。散人快打没有固定的路数,完全是多年经验积累把所有技能融为一体的产物,所有技能都是他的左膀右臂。

他早就有能力驾驭有一百二十个低阶技能和数个高阶技能组成的第二十五个职业。每一个技能都在他的脑海里,在常用搭配上也有见机行事的变化,技能各种攻击路线和攻击效果他早已烂熟于心,连击衔接信手拈来,天衣无缝行云流水。

融会贯通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事。

没有人有荣耀教科书那样全职业精通的才能,没有人能像他一样能独立构建荣耀体系。

他已经凌驾于荣耀设定之上。

所以他无敌。


为什么要退役?叶父想的有些失神。儿子为了他的家放弃他的事业,他想要弥补自己的过失。时隔多年,再想起当初那件事,叶父竟也不敢那么肯定谁对谁错。儿子数年未归也有他的原因。

是他没有理解儿子。

“回家”以及那些个搪塞之词深深扎进他心里。

做父母的都希望孩子快乐,但叶修的快乐完完全全都是自己寻觅到的。他对不起儿子。

“你分明还有余力。”韩文清在倒下前说。

荣耀两个大字充满了整个屏幕。公共频道又被“叶修你倒是说句话啊”占满。


这时,叶父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

“嗯,那必须的。”

“好的我会给他说的。”


“荣耀世界邀请赛是不是?为国争光,别给国家丢脸,别给我们家丢脸知道没?明天你可以走了。”

刚进门的叶秋:What?混蛋哥哥好不容易决定回家你又让他走?不是放虎归山吗……


叶修一口气哽在喉咙口,卡在我想反对我想抗议但似乎也没有那么反对并且此刻还说不了话的状态中,直接退了房间。从不说脏话的叶修拉开职业选手群。

“靠。”



会议室。

“你说这事气不气人?”

“真的吗?”沐橙笑。



“继续吗?”


“当然。”

“我可是职业选手,你以为呢?”


他有手速,有战术,有经验。哪怕因为年龄,他也有无数办法作出调整。

他有千机伞开路,有队友的凝聚,现在还有家作为后盾。

他热爱荣耀,他愿意将一腔热血尽数洒于荣耀的土地上,他是荣耀这个世界的人,荣耀的一切包括职业联赛和网游都数十年如一日深深的吸引着他。


他很快乐。

这就够了。



Fin.

祝叶修生快!

你是信仰,你是荣耀!

我叶最强最强最强最强最强最强最强最强最强最强最强最强最强最强没有之一!

万千荣光为你加冕!

荣耀不悔!





欢迎捉虫评论,文笔不好请谅解,战斗部分瞎JB乱写别当真!


评论

热度(17)